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阿伟死了是什么梗(去年有300多万个阿伟死在B站)
阿伟死了是什么梗(去年有300多万个阿伟死在B站)

BB姬丨文

“AWSL”

“阿伟死了”

“阿伟怎么又死了”

如果你稍加留意,就会发现最近在B站的各类萌物视频,只要观众姥爷们的“老公”、“老婆”一出现,弹幕就会瞬间变成阿伟火葬现场。

一下子就被满屏的“AWSL”与“阿伟死了”所淹没。

这里的“AWSL/阿伟死了”是“啊我死了”的缩略语。

就在最近,哔哩哔哩(以下简称“B站”)公布了一组有趣的数据:

2019年大家发送了超过14亿次弹幕其中“AWSL”出现了3296443,成为今年B站的年度弹幕。

我们都知道,“…死了”在中文里有表示程度的意思。

“啊我死了”最早流行在QQ群与二次元视频内,用来表达大家对水平极高的大佬,或者车技很稳的老司机的崇敬之情。

太强了=tql

是大佬=sdl

啊我死了=awsl

S8总决赛IG打FNC,欧成的烬第四发普攻打在TheShy身上爆了41点伤害,当时有人做了个表情包。

可以看到,这时的“啊我死了”依旧是角色死亡的意思。

至于在B站为什么AWSL能与“可爱/萌/社保”联系在一起,还要从B站与Youtube这两年流行的虚拟主播文化开始说起。

AWSL被用于表示“可爱、萌”,最早集中出现在虚拟主播“物述有栖”的翻译视频里。

因为她可爱的声线极具杀伤力,让不少观众发出了“啊我死了”的感叹。此时弹幕大多以汉字为主,单纯的表示自己被萌杀了。

2018年10月,虚拟主播“白上吹雪”在国内爆红,“啊我死了”这个词随着这股潮流被裹挟到了B站的视频弹幕中。

(吐槽下,国人似乎对白毛有着别样的情愫)

B站粉丝们在直播间/翻译视频里刷着字母版的“AWSL”弹幕,以表达自己的喜爱与幸福之情。

一些不明就里的路人瞧了瞧,了解到“AWSL”的本意,觉得这个好啊,于是也开始跟风使用。

白上吹雪本人在直播间也曾问awsl是什么意思。

被回答“あ、私は死んでいる”的意思,即日语的“啊,我死了”。

(日语里没有卷舌音,所以ru相当于我们的lu,实在是巧合)

随着越来越多的虚拟主播来到B站,这个梗很快就扩散到了其他圈子。

时不时就能在各种番剧中看到AWSL出现。

(《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》第3话片尾曲,又萌又魔性的书记舞)

B站的小伙伴们发现这词真是又沙雕又好用,到哪里都能刷一下,还不会引起歧义。

一句AWSL……

既可以表现见到可爱事物的欢喜之情(啊,我要被她萌死了)

又可以体现见到技术大佬的敬佩之情(啊,是大佬,我死了)

还也可以表示氪金不出货的悲伤之情(啊,非洲人脸黑死了)

你甚至可以在别人晒SSR的时候化身“柠檬精“,刷一句AWSL足以表达“啊我(酸)死了”的意思。

在沙雕网友不断创作演绎下,AWSL被赋予了新的文化含义。

出现了不少有趣的变形,什么“阿伟死了”、“俺完事了”、“啊我生了”、“啊我是驴”、“爱我苏联”等等。

(原版的“大佬,是大佬,啊我死了”)

(小狐狸版的爱我苏联)

就连隔壁的一方通行也变成了“爱玩矢量”的骚年。

至于最后为什么会是“阿伟死了”脱颖而出,只能说“渣渣辉”表情包的力量太过强大。

前两年传奇广告刷屏的时候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个“5年,我忍了5年,知道这5年我怎么过的吗”的恶搞图。

这个镜头原本出自电影《扫毒》,影片由张家辉、古天乐、刘青云主演。

三大影帝在片中疯狂飙戏,其中有个非常经典的名场面就是

——“阿伟已经死了,你挑的嘛偶像,段坤我吃定了,耶稣也留不住他,我说的!

适逢2018年末AWSL在B站爆红,渣渣辉的这个“阿伟”正巧与“杰哥教育片”的主角撞名,刚开始被不少人内涵。

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拿“阿伟”开玩笑,成为这个梗迅速出圈的契机。

后来大家发现单纯的“阿伟死了”已经不足以表达自己被萌得死去活来的激动心情,于是阿伟开始有了各种花式死法。

什么阿伟出来受死、阿伟死了又死、阿伟尸横遍野、阿伟死无葬身之地等等……

弹幕之惨烈堪比屠宰现场,阿伟每天不是在死,就是在死去的路上。

假如有一天你在B站打开视频弹幕看到阿伟频频惨死时,不要担心自己世界线错乱了。每天都有这么多的网络用语诞生,变化实在太快。

十几年前我们用“卡哇伊”用来形容一个人或物件可爱,但你现在再百度这个词,出来的保不准是卡哇伊的NBA盖帽集锦。

当“卡哇伊”逐渐大众化,失去可爱的本意时,“萌”又接过这面大旗,被阿宅们用来形容极端喜好的事物。这其中包含着一种令人喜爱、兴奋、狂热的感情,实在难以用语言表述。

时代对词汇的淘洗实在太快,禁不住使用。随着近些年来二次元文化在中国年轻群体中的不断流行,原本只存在于小众圈子的“萌”也开始退烧,逐渐成为一句不疼不痒的恭维话。

就像路边早点卖煎饼果子的阿姨一口一个“帅哥/美女”,放以前我乍一听可能还有点懵逼,寻思着是不是在叫其他人。

现在就连帅哥美女都已经不足以表述一个人的美貌了。同样的,就算和可爱完全没有关系,夸一句“挺萌的”好像也没什么损失。

(《鹿鼎记》里韦小宝初见阿珂发出了“我死了”的感叹)

于是在2019年,AWSL替代了“萌”,成为新一代猛男必备的专属用语,出没在B站的各种角落。此时的AWSL已经成为弹幕间相互确认身份的暗号。

它代表了一种B站年轻人的共情,是看到可爱之物时的即兴表达。它告诉我们可爱也可以成为武器,去融化一个人的内心的。——“噢,原来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!”

-END-

阜阳市颍东区袁寨遇见硕果源水果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阜阳市颍东区袁寨镇中华街与菜市街交接处南侧